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预约电话:029-88816756  助理微信:hopexinli
厚朴分享

孩子对妈妈的依赖起源与母婴关系的婴儿期,那时婴儿的一切都需要妈妈全方位的照顾,所以,在某种情形之下,母婴是一体的。所以在家庭治疗中,我们会听到咨询师说:妈妈好了,孩子就好了。

一个人对自己的人格和角色,往往大部分时间存在于自我欺骗中,偶尔有突然的洞察。生活里有些是“睁着眼的瞎说”,可是这又是必须的,这种谎言跟对事实的明白认识是携手同行的;有些温柔的表现只是残忍动作的外衣;而残忍行为有时又含藏着热烈的情感。

当一个人沉浸在自说自话的状态中时,旁边的人和周围的环境对ta而言似乎都消失了。所以,即使这中间有人给到ta回应和建议,ta也听不到,这个习惯潜移默化地让ta觉得,ta碰到的问题是没法解决和改变的,而自己也只能忍受。ta像是被自己的某种惯性给催眠了一样,滞留在一个状态里而毫不自知。

心理分析学上的注意,我们也可以用探照灯做比喻,加以说明。自动的注意,只拘限于经验领域中某个狭窄的部份,就像把探照灯照在某一块地上。如果我们预先知道敌人从什么方向来,或在那块土地上某些事情正在进行,则我们就是预料到那些事件的发生,在这种情况下,把那个地方照亮当然是很有用的。

 要按照他们本来的面目接受他们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接受与和解不同:有时我们只有不再见父母,或等他们去世后,才能接受他们,因为他们已无法再对我们造成伤害。

注意常使我们对一件事情或一个印象产生当即的反应。然而,在心理分析中却不能采用这种注意,因为有很多事情是到以后我们才了解到它的意义。即使当我们马上察觉到某种意义,却也不是充分的了解,必须要后来才能有充分的融会贯通。

“悠然的注意”是对于资料的一种态度或反应,而“留意”则是一种记忆的功能。

这种“自由浮动的”注意有两个优点,第一它免除了紧张,而这种紧张是我们不可能连续维持几个小时的,第二它避免了我们注意力的专注,就是说使我们不致于只注意某个特定的目标而忽略其他。

关于心理分析师自身的问题。有些人一定会问,心理分析师竟然会觉得恼怒,不耐烦,那还成什么心理分析师呢?

它不仅在观察我,而且也被我观察到;顷刻间我看到那面具后面的真面目。这种情况就像在一次蒙面舞会,有一个人有机会看到一位脱下面具的女士,而这位女士以为并没有人看到她。

这种比较模糊的知觉,和不容易捕捉的印象,常常有助于我们对于人心的洞察。当我们学习到控制自己的耐心,从细小观察中只期望间接的结果而不要求直接的结果,我们便能够领会那些知觉和印象的价值。某种气味,某种手势,或某种呼吸的特点,以及口头的告白和长篇的报告都可以透露秘密。对这些事物的观察几乎很难称之为观察,可是,它们的重要性绝不下于正式的观察。某种瞬息即过的印象除非反复发生,否则不会引起我们注意,声音...

某些不通常的东西出现会引起我们的注意,但,我们预料中会出现的东西而没有出现,或没有按照通常的秩序或位置出现比较不容易引起我们的注意。只有当一个重要的特征消失,或虽然不甚重要,一旦在我们眼前消失,才会引起我们注意。

这第三只耳朵的特性之一,是它有两方面的作用。它能捕捉到别人并没有说出的话,它又能转向自己的内在。我们内在的声音,往往被有意识的思考所淹没,所以我们察觉不到,但这第三只耳朵,却能收听到微妙的内在声音。识的过程像化学...

在日常中,你会发现孩子很少会有入睡困难。他们还保有不带焦虑入睡的原初能力,在他们离开现实进入睡眠时,通常的情况下,身边总有人陪着他们,让他们可以安心地睡去。而那些失眠的成年人,不但被焦虑干扰,还隐藏着睡眠被剥夺的因素。

内在冲动的这种交感是在一切人心中进行的,心理分析者只把它们当做心理指示计而已。因此,心理分析与其说是心与心的对谈(谈心),不如说是驱使力与驱使力的对谈。

上一页 1 2 3
...
下一页

厚朴 心理

首页               团队               服务内容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新闻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联系我们

电话:029-88816756          

地址:西安市雁塔区(高新区)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-1403


微信:hopexinli

邮箱:hope_psych@qq.com


天气信息
 
 
 
 
在线客服
 
 
 
 
预约咨询